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翻譯心得
翻譯標準多元互補論(二)
2008-12-19 12:11:56

  5.翻譯的絕對標準就是原作本身

  從以上的推論,我們已經確定,翻譯沒有絕對實用的標準。但是,人類在本性上絕不甘心于這種狀態,他一定會發揮思維主體者的能動作用,盡力設法就他所處的具體環境作出一個相對穩定的他認為最妥當的是--非判斷,否則,他就會茫然無所歸;因為要感受到世界的運動性,首先要把自己置于一個相對靜止的位置上才行,人類的單向性思維就有這種穩定性作用。

  另一方面,人類文化系統本身也會提供一個較為固定的認識坐標系統供人類使用,人類將因此比較方便地在這個坐標圖上看到人自己逐步規定的、后來便習以為常的正極與負極。為了滿足人們這種主觀需要,同時也為了理論建構本身的需要理論要獲得展開,就需要一個邏輯出發點--我們可以把原作規定為翻譯的絕對標準。但要注意,這和前面提到的絕對標準有本質的區別:前者是絕對意義上的絕對標準,后者只是相對意義上的絕對標準。

  一切譯作總根于原作,這點大概不會有人反對,故把原作規定為絕對標準,可以滿足一部分人渴求絕對標準的欲望,舍此之外,確實不可能找到'-個更有資格的絕對標準。但是,問題的關鍵卻在于,在翻譯上,這個絕對標準,是個永遠達不到的標準,因為達到它,就意味著根本不翻譯一個字。如果把這個根本達不到的標準作為翻譯的價值尺度顯然是不實用的。然而沒有這一個標準也不行,因為其他標準實際上和它有內在聯系。只是要記住,它的實際用途是極其有限的,等于虛設。正是在這一點上,古今中外的譯家們提出的種種標準,往往和這個絕對標準一樣暴露出其空洞性。以所謂"忠實標準"而論,這幾乎是翻譯界人士的口頭禪,中國人這么說,外國人也這么說,似乎譯作可以忠實于原作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然而這種說法的空洞荒唐性與上述絕對標準一樣。首先,"忠實"這個概念對許多提倡"忠實"標準的人來說是個模糊概念:譯作究竟忠實于原作的哪些方面?是語音、語義、句法結構都忠實,還是僅指其中一項或二項?若非三項全忠實,則明明有背原作又如何算"忠實"?若明明不忠實,又偏要使用"忠實"這個概念作標準,豈不是打腫臉充胖子,既欺人又欺己?而三項全忠實,又是絕對辦不到的,因為那樣等于不譯,原文照搬,忠實與否便失去了意義。而實際上,只要從事翻譯的人都知道,豈但一篇文章不可能完全忠實,就是一段、一句,甚至一個詞,要在各方面與原作相當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忠實"的提法不過是如撈井中之月,如摘鏡中之花,根本就辦不到的。提出這種概念的人心里明白,自己的概念并不是要求絕對忠實;聽這些概念的人也不至于愚蠢到拘泥于字面上的含義,要求絕對的"忠實",而是暗中打了折扣。也許有人會說,"忠實"之類的說法雖然不妥,但它通俗易懂,人們不知不覺中會作正確的理解,也就可以沿用下來,不必另鑄新詞了。鄙意不然。目前翻譯界不少人都在呼吁建立翻譯學,既要成一門"學",則首要工作當須在澄清概念上下功夫。因為理論上的許多分歧,往往都是由于概念上內涵、外延界定不周而引起的。如"忠實"這種漂亮提法,既屬荒謬,還何必眷戀它?假如找-個與實際情形相當的字眼來表示,人們一看就懂,無須繞著彎兒,打著折扣來理解它,豈不快哉?為此,我提出--

  6.翻譯的最高標準是最佳近似度

  最佳近似度指譯作模擬原作內容與形式的最理想的逼真程度。用"最佳近似度"來代替"忠實"、"等值"等說法,要客觀--些。當然,譯作要盡量近似于原作的說法也不是我的創見,不少學者(如朱光潛先生)都曾使用過它。不幸的是,他們都不曾把它作為最高標準提出來。朱光潛先生在《論翻譯》(1944)一文中說:"大部分文學作品雖可翻譯,譯文也只能得原文的近似。絕對的'信'只是一個理想,事實上很不容易做到。"米先生認為譯文"只能得原文的近似"是非常正確的,但他認為絕對"信"'事實上很不容易做到"卻是我所不能同意的。我認為絕對的"信"不是"不容易做到"而是根本就做不到。絕對的"信"就是絕對標準,就是原作本身,是不可企及的,理由已如上述p7.標準系統:絕對標準--最高標準--具體標準前文已經說過,我所謂的多元化翻譯標準是一個由若干標準組成的相輔相成的標準系統,它們各自具有其特定的功能i簡要地說來,絕對標準的作用只對最高標準(最佳近似度)起作用。就是說,要判斷最佳近似標準近似到何種程度,只有向原作(絕對標準)看齊才能知道。絕對標準雖然永遠不可企及,但最高標準可以盡量靠近它,即譯作盡可能近似原作。所以絕對標準實際上是標準的標準,即最高標準的標準,是翻譯的上帝,然而最高標準(最佳近似度)是一個抽象概念。我們要知道一個譯作是否具有最佳近似度(或理想近似度),只用最佳近似度這個抽象概念當然不能解決問題。例如:甲、乙、丙、丁都譯了同一本書,而四個人都可能會認為自己的譯作最近似于原作,要怎樣才能知道誰的譯文更近似于原作呢?只好另立具體的標準,而具體標準當然不止一個。因為最佳近似度這個最高標準只是一群具體標準的抽象化,或者反過來說,最高標準這種抽象標準只有在外化為一系列具體標準后才有意義。那么,要有多少個具體標準才能使得抽象標準有效呢?從純理論上來講,具體標準是無窮無盡的,這樣一來,豈不等于無標準了嗎?不然。前文已說過,人的認識能力是有限的,不必去硬著頭皮解決具有無限性的問題。人的認識能力的有限性會自發地規定標準的有限性。對翻譯上的具體標準也RJ一樣處理??梢愿菪枰檳沙鋈舾殺曜?,卻無需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把一切具體標準都列出來,那樣做,不必要,也不可能。要緊的是必須記住,一個標準肯定是不夠的,非得有若干相輔相成的標準不可。但又不可讓標準泛濫成災,弄得實際上沒有了標準:這就是翻譯標準多元化的本質所在。

  從以上分析來看,絕對標準(原作)是最高標準(最佳近似度)的標準,最高標準又是具體標準的標準。絕對標準是具體的,而最高標準是抽象的,因為它不是實體性的東西,是絕對標準的近似抽象化,也是具體標準的近似抽象化。如果一定要為翻譯家們找出一個最高的通過最大努力可以企及的統一的標準,則最佳近似度即是??墑俏頤且歡ㄒ親?,最佳近似度也是一個抽象的概念,很難把握,沒有什么實用意義。真正有實用價值的是一系列具體標準,我們所指的多元標準也就是指的這些具體標準。總起來說,翻譯標準系統的層次是:絕對標準->最高理想標準->具體標準(分類標準)。明白了這個標準系統,以前理論界爭論不休的問題往往可以迎刃而解。

  從標準系統的構成來看,它是一元標準與多元標準的辯證統一,而本文之所以用多元標題者,是為了在這個特定歷史時期強調具體標準的重要性。很多年來,翻譯家們為之聚訟不已的問題,總是糾纏于建立一個無所不包、能判斷一切譯作價值并指導翻譯實踐的標準,關鍵在于不知道還存在抽象標準與具體標準的差別,不知道談論抽象標準其實并無多大意義,因為爭論者心里都清楚:任我說得天花亂墜,譯作反正得盡量象原作才成。而問題卻在于,譯作要像原作,用某種東西來衡量時卻絕非一個標準可以衡量,而需要若干個標準才行,所以,我們不應再糾纏在抽象標準問題上,而應把精力放在如何發現一系列的具體標準亡,只有具體標準群建立起來了,抽象標準才有存在的意義,這也是共性與個性的關系,離開了個性來談共性,當然只能使理論玄而又玄,最后流為空談。翻譯標準系統的建立,其意義和重要性就在于此。

  8.翻譯標準系統中的可變主次標準問題

  為了更簡捷論述問題,我們現在設想在原作一一譯作立體關系中,原作是一個小球,而在環繞著它的空間距離不等地散布著許多具體標準點,由這些點到小球的距離即近似度;每個標準點都在某種程度上(層次上)代表了譯作或譯作的某個方面。近似距離越大,則最佳近似度越小,表示譯作偏距原作的程度越大,反之亦然。從原則上說來,各標準點在空間上是并行不悖的,并無主次之分。但是,隨著時間的變化,由于人這個認識主體的審美趣味的變化和特定時代對翻譯功能的特定要求等原因,一些標準將被強調,因而成為臨時主標準,同時其他標準相形之下;降為次標準,但仍然發揮其特有的功能。主標準的存在時期是有限的,隨著時代的推移,一些次標準升為主標準,而原來的主標準降為次標準。有時可能產生新的標準,并漸漸演變為主標準。原有的主標準降為次標準后,仍然存在著在某個適當的時候再次升為主標準的可能性。總之,主標準和次標準的價值、時間性和空間性都是相對的。
  由于主標準依時間、空間及認識主體人的種種關系的不同而發生改變,故我們稱之為可變主標準??殺渲鞅曜疾⒉皇親鼙曜薊蜃罡弒曜?。我們只承認在變動不居的具體條件下會有主標準存在,卻不承認有一個永恒不變的貫徹始終的唯一的可以判斷一切譯作價值并具有實用性的總標準。本文的目的正是要粉碎人們上千年來的這種幻想。盡管任何具體標準都不可能代表所有的人的審美觀和價值觀,任何標準都會遲到支持和反對者,我們并不排斥相對中有絕對,無限中有有限這種觀點。一般說來,主標準通常被我們看作能代表比較多的人的價值觀。不但如此,這種標準也具有相對的穩定性,否則人們就無法使用它們了。但在整個翻譯歷史的長河中,各種標準的穩定性是相對的,而變異性卻是絕對的。

  9.多元翻譯標準的互補性

  只要真正明白了翻譯標準的多元性,則它們之間的互補性也就不言自明了。一個翻譯標準所具有的優點,正是別的翻譯標準所具有的缺點。所以翻譯標準的多元化本身就意味著翻譯標準的互補性。各式各樣的翻譯標準代表了譯作價值的各個方面,每個標準在各自發揮自己的功能的同時,其實就是在和所有的標準相輔相成,起著彌補其他標準缺陷的作用。它的存在是以別的標準的存在為依據的,反過來說,別的標準的存在之所以有意義,也在于存在著相關的各種標準。

  10.多元互補翻譯標準的實際意義

  翻譯標準多元互補論當然不只是用來解決翻譯方面的理論性問題,更重要的是可以用來解決翻譯實踐上的問題。

  對于譯者來說,翻譯標準多元的思想使他們不至于固執一端,囿于成見,而能博采眾家之長,從有意識地欣賞多樣化的譯風到有系統地實踐多樣化的翻譯手法,全面發展自己的翻譯才能。

  對于讀者來說,可以指導其培養自己的多樣的審美情趣,陶冶一種兼容萬物的情操,使自己具備一種多層次的譯文欣賞能力,從而有助于自己根據不同的譯風譯作適當地吸收有效信息。

  對于譯作來說,我們要判斷其價值,將不會只運用一種標準去衡量它從而否定其價值,而是會從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層次,用不同的標準去發現、估價其多重價值。這樣,我們就可能比較公平地對待譯作,也能比較公平地對待譯者,從而真正對原作和對讀者負責。

  翻譯標準多元化的思想可以使整個翻譯事業更加興旺發達,更有系統,更周密,更具科學性。例如專職翻譯編輯們在約譯稿時,會根據不同的需要向譯者提供具體的切實可行的翻譯標準、而每條翻譯標準都是以特定的翻譯功能,讀者層次等作為依據的。這樣一來,譯者就避免了盲目翻譯的危險。(當然,如果譯者愿意盲目翻譯以獲得某種快感,他也可以如愿,并依據不同的翻譯標準判定自己的譯作的價值。)

  出版部門將會和專家們通力合作,專門研究種種特定的翻譯標準,熟悉種種讀者層、譯者層,使其所出之書的銷路有相對的穩定性。同時,由于了解了這種翻譯標準本身產生、消亡的客觀規律,出版社還可以人為地制定翻譯標準,人為地形成新的讀者層、譯者層,這將是-種非常吸引人的想法。這意味著我們不僅要真正了解自己的審美情趣和各種實際需要,還要能創造出更多的審美情趣和實際需要,從而豐富我們的生活。

  翻譯標準多元化的實際意義就在于此。

  小結

  綜上所述,由于翻譯具有多重功能,人類的審美趣味具有多樣性,讀者、譯者具有多層次,翻譯手法、譯作風格、譯作價值因而勢必多樣化,而這一切最終導致具體翻譯標準的多元化。在整個翻譯標準系統中,絕對標準一元化是和具體標準多元化既對立又統一的。翻譯的標準系統構成方式是:絕對標準(原作)最高標準(抽象標準最佳近似度)一具體標準(分類)。絕對標準是最高標準的標準,最高標準是具體標準的標準。在原作--譯作對比關系中,近似度不僅表示線性的、層面的關系,而且表示一種立體關系,各標準在原作一譯作立體關系中的位置決定了各個標準的價值、時間性和空間性,并具有相對性。這樣一來,就推翻了傳統的企圖建立起一個唯一的、能判斷一切譯作價值并指導翻譯實踐的、實用具體翻譯標準的設想。同時,翻譯標準系統內部存在著可變主標準和可變次標準的辯證運動。各個具體標準相對于其余的標準,從這點來說,都具有互補性。總之,多元化翻譯標準植根于人類對翻譯作品、翻譯實踐的多樣化要求,并由于翻譯本身反作用于人類社會的多重性功能,而日益強化其多元互補特性?!就輟?/P>